Monday, August 25, 2008

那个他...(下)

星期六的下午,在我忙着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去新屋时,接到了一个‘unknown’的来电。

‘喂,你是谁?’一把温文的男生。
我很不客气地答他,‘你call我然后你问我是谁。你是谁才对?’(因为vincent之前有财务公司打来问他要不要借钱,所以我硬定这个人也是打电话来爽爽而已)

‘我是XX,昨晚你有call我是吗?’

Opps…那个他。我赶紧收回我不客气的语气,尴尬的笑笑说‘你忘了我是谁?我是…. ’

‘哦… 你的声音没变…’他的声音懒懒的,他说他两晚没睡了。
‘我一直都没变啊,只是你变了而已’

我说了过后,大家都pause 了一下。我讲错话了,我没特别意思,我只是想说点东西打破闷话题。为了避免我在胡说八道下去,我以电话没电的理由,拿了他的电邮,就快快挂上了电话。

我又继续我的忙碌。

***

我珍惜这个没怎么联络的缘份。
朋友,希望你也一样。
祝你睡个好觉,一切顺利

Sunday, August 24, 2008

那个他...(上)

当时,我只是初中二和三而已。

在补习中心认识了那个他,他戴的是个青色umbro背包,所以我们都称他为‘环保’。
上课本来都不怎么专心,还要多个‘环保’。那,还用讲 :)

补习课完了,吃吃东西逛逛书局时,都会遇到他。哈,缘份?没有啦,这是‘制造的缘份’,因为我们是故意给他遇到的。当然,最后我们都认识了,交换了电话。
只是当时没有所谓的msn和手提电话,所以我们没有常联络。

到升学了,有了新的target,他也没在我的视线范围和心里出现过了。

后来,在半工读做part time时,就遇过他几次,那几次还是在他在外国求学回来暑假的时候。
那几次真的不是制造的缘份了。
因为那时我有个S先生,所以就算是缘,也是‘有缘无份’。

在N年前,那时候的我和s先生的感情不好,想要阔出去,在‘环保’要离开KL的前一天,我们见过面,闲聊了一些闲到我也记不起的话题。
当时发现他的感情生活也蛮潦倒的,原本要阔出去的我,赶紧踩break,以免s先生后,又找屎上身。
最后,缘份也没开始,又或许他也没意思要开始。

那时的我在想,如果他读成归来的一刻,他没娶,我没嫁,到时才算。

N年后,我在塞车的时候,拿起电话,闲着闲着,找到他的手机号码。心想,试下拨通他的号码,看看他有没有在kl聚旧也好。
结果,电话通了...
糟糕,接电话的是一把沉实的声音,难道他变了几个孩子的爸爸,声音再度发育变uncle?

‘喂,你找XXX啊?XXX他还在australia还没回来喔,你是谁啊?’
‘我。。我。。我是sandy啊,uncle'

‘San..San..San什么?你是谁啊?你找他什么事?’

死火,怎么答他,难道和他说,uncle,我和儿子不熟,因为塞车很闲,所以call他咯。

‘没有啦,uncle,我是他的同学,想call他,给他我的wedding card。他几时回来?’
‘哦,他好像是十一月才回来。我要告诉他,你找他吗?你。。。。’

收线后,觉得自己的大话讲得好烂。算啦,uncle相信就好。可能十一月的时候,可能我已忘了我打过电话给他。

Thursday, August 21, 2008

第一次头晕

今天,从one u驾车回office时,突然觉得头好重。
一到达office,头就晕的不得了。
感觉好像电灯在不停的旋转,从left到right。

同事们关心一轮过后,我选择在房间睡一会。(还好,没有鼻鼾声)
吃了同事们的爱心白粥,好很多之后,就开工了。

同事说,我可能有‘vertigo’ - 耳水不平衡, 因为我看左没事,看右,头就不停的旋转。
又有听时说可能使我新眼镜惹的货



cincai la,总之,头晕就不好受。

Monday, August 11, 2008

昏了

最近,忙昏了。身边好像突然多了很多机会,新事物,人物,方向等等。

让我一样样分析,看看明天的路该这么走。。。

事业
* 好像不太顺利。一直以为自己蛮强的交际手腕,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。人性的真假,我.我.我... 无话可说。
* 又好像很多机会。只是着经济时候,不懂什么是机会,什么是陷阱?难道不变赢万变?

感情
* 忽略了家人。太久没回娘家了。就算见到妈妈,也没说很多话。
* 朋友平时已不多,还要把她气坏。真的要在说声‘对不起’
* 安慰的是,我还有他和它。虽然最近的话题总离不开搬家和经济,我想他是了解我的。

其他大小事务包括:搬家,生活大小事务等等
够了,真得很想take a break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