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21, 2007

‘十分’主妇



因为他妈妈生病了,我开始了做家务,平时是有洗洗完,晒晒衣服。
现在,我是‘十分’主妇了。

昨晚,我十分的早睡,一吃完晚饭,洗了所有的碗碟,就倒在床上睡懒觉了。
一直到晚上两点,我起床抹地,洗茶杯。

上班 - 工作 - 放工- 吃饭 - 做家务 :累人的定律

这定律令我发奋工作,因为我一定要请‘钟点工人’,为我做家务。

Thursday, August 16, 2007

Finally, 狗狗宝贝大便了。



她生病了很多天。
我们都很替她紧张,因为医生也看过,针也打了,她就是不大便。
生病期间,她不吃狗饼,只是喝水。
这几天,我就将她的狗饼弄碎,加上一点点的蜜糖,弄成一团给她吃,
还好她也慢欣赏我的作品,又吃一点点。为了增加她的食欲,我们也有给她吃烧肉饭,无咸饼干,水果等等。

昨晚,她终于大便了。
我差点感动到哭了。

Thursday, August 9, 2007

negaraku


最近,马来西亚的国歌因为一个敢怒敢言的青年,成了我们的饭后话题。
我不敢讲谁对谁错,因为从这件事让我看清了:言论自由的不自由。
我想表达的是:
1。 这年轻人反映了不少人的心声,生活无奈。
2。 他的创作才华,风趣生鬼。

如果我们给这位年轻人施压。他会怎样?
国家会不会流失了人才?其他才华洋溢的留学生会怎样?

今天听到电台说,可能外国就多了一个人才。。。
小市民也默默静静的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