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y 29, 2007

穷途

这两个月真的堕入了谷底。
上个月,中了两封红炸弹,钱包只是流血,没有死亡。
这个礼拜,星期五,有个supplier结婚,
因为给脸,所以也答应了出席,再中一封红炸弹。钱包开始有表面伤口。
回到家,vincent说这礼拜他婆婆摆大寿,我差点晕倒。

我看钱包的伤口已经有一寸深了。
再想想下个月要还一张saman,roadtax和车险,
我看伤口就算有‘金昌药‘,也要送进icu深切治疗室里养伤。

然后还有其他的婚宴,我看真的要找些阿隆,

‘借多多,还少少!’


简直是¥#+(…“

Tuesday, May 22, 2007

‘钱’途茫茫

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。好像突然间有太多条路可以选择:
a. xxxxx
b. xxxxx
c. xxxxx
d. xxxxx
e. xxxxx

然后选A的话,你又xxx, 你将会yyy,以后就ZZZ.

选择B的话,薪水会QQQ,我会RRR,大家都OOO.

我想表达的是不同的选择都会有不同的出路,而关键的是:我有没有勇气做出这个选择?

Thursday, May 17, 2007

一肚子的气!

老早就受到ORDER说即将要搬位置。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,因为我对自己的私人空间已经培养了感情,而且还有三个桌子的空间个我尽情享用。要搬迁的心理准备是有的,只是不懂几时。
今天终于下了ORDER ~ "MOVE" ~
老早,就要早点起床去收拾残局。说位的残局不就是陈连累月,堆积成山的文件。再难,都要做。我以我的‘打不死’原则,再难都要做完它!花了一小时半的时间,搞定了!把堆积成山的文件整齐的排在一个CABINET真的是艰难的差事。还为自己在一小时半的能力感到骄傲!
可是,人算不如天算。公司里有个拥有着每一串土地的‘土地妈’却单单打打。她说,‘她拥有超过MILLION生意的WAREHOUSE,可是文件不及我多。。。 然后,还带多一名不同部门的同事,再来到我的新位置,ABC我一番。天啊,你想我给些什么回应你啊?你就直接告诉我好了。
你要我赞你吗?哇,‘土地妈’你好棒啊,WAREHOUSE那么打你也能处理得那么好,公司没有你真的不行哟,你真得很能干哦!
你要我承认自己的失败吗?‘土地妈’我真得很无能,只处理那么一点点小事情,都有那么多文件!我对这个公司的贡献真的太少了。
你要我赞你或你有心要取笑我也好。我心真的好像骂粗口,因为同事相处不但没互相帮助,还在我跌入谷底需要人扶持时,还踢我一脚。
我可能太敏感,可是这件事情让我感到对高层的无奈。
NEVERMIND, 新居入伙,如常工作,忙忙忙。
临收工,还有位高层给了我们很多意见,到现在,我还在消化着她的意见。
这班人真的有意思,有意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