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pril 7, 2007

离家出走

一大清早,还早过拜山清明,鼓起勇气,从setapak门口一大带的走出来。

走出来的原因不讲,因为如果我又一百个原因说他不对的话,他可能也有一千个想法说我不好。

一心要做个小女人的我,眼睛哭得肿肿得,好丑,带着hyori开车走了。

可以什么都不想,依靠一个男人吗?
我真得很想找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让我小生气时撒娇,我不开心时,他聆听,我累时也有个拥抱。嘿男人,很难吗?
反复再想,我该怎么走以后的路?

太烦了吧!

No comments: